<track id="BzciDEjkW0"></track>

<aside id="6937582"></asid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画卷
    “就你嘴甜!”龙羽太子点了点她的额头,唇角止不住上扬。

     倾国公主嘻嘻道:“糯儿刚刚吃了糖点,当然甜。”说着,还伸手抱住龙羽太子的头,在他的侧脸上亲了一口。

     龙羽太子眸光潋滟,唇角的微笑变得悠远而深沉。

     “皇兄去见过父皇和母后了吗?方才糯儿从母后寝宫出来,母后想念皇兄的紧。”倾国公主抓起龙羽太子的一缕头发,边数边道。

     “刚回宫正要去拜见父皇母后,路过这里,便听到这里欢声笑语。”龙羽太子道。

     说到这里,倾国公主猛的看向地面上还在跪着的小鱼公公,随即晃了晃腿,开口道:“小鱼公公快起来!皇兄快放我下来。”

     龙羽太子放下她,便看到她走到小鱼公公面前,因为身高不足,所以仰着头道:“小鱼公公,刚才你说你赢了,那就你赢了。”

     小鱼公公闻言只觉得后背一凉,直哆嗦。

     只见倾国公主捂嘴笑了笑,开口道:“那就赏你~赏你今天晚膳要吃三份!这下你可不能说,本公主总是罚你不吃饭了吧!”

     小鱼公公咳了咳,只觉得内伤严重,心底默默道:小公主,您能不能不要和膳食沾边?要么罚他不吃饭,要么罚他吃多点。

     “是!奴才领下了!”小鱼公公郁闷的道。

     “嘻嘻。”

     倾国公主顿时觉得心里开心,一把拉过龙羽太子的手,便向皇后的寝宫走去。

     “皇兄快快走,母后还等着呢!该用晚膳了,父皇肯定也在母后的寝宫,咱们走快一点,还能赶上一同用膳!”倾国公主提起吃的,立刻觉得流口水,当即走的更快。

     龙羽太子被她拉着,好笑的摇头。

     一路疾行,终于到了皇后的寝宫,栖凰宫。

     被允许入内,倾国公主拉着龙羽太子大步走到寝宫,正看到宫女们把膳食摆好,随即开心的道:“父皇母后,皇兄回来了!”

     膳桌旁,一袭龙袍,正襟危坐的仕安帝正与身侧一袭淡色裙装的皇后说笑,在听到那软糯的声线时立即看去,便看到倾国公主正拉着太子的手快步走来。

     走到近前,倾国公主松开龙羽太子的手,二人一起躬身请礼。

     “儿臣拜见父皇,母后。”

     皇后随即微笑道:“皇儿回来了!”

     “回母后,儿臣回来了。”龙羽太子面容温和,轻声回道。

     倾国公主嘟嘴道:“知道母后想念皇兄,可竟都不和女儿说话。母后你偏心,女儿还是不是您的心头肉了!”说着便跑到皇后身旁,摇着皇后的手臂。

     皇后笑道:“就你鬼精灵。”随即抱起倾国公主,放置在身旁的凳子上。

     仕安帝看着自己意气风发的儿子,唇角微扬,沉声道:“此行,事情可办妥了?”

     龙羽太子躬身沉声道:“回父皇,已然办妥。”

     闻言,仕安帝这才笑道:“坐吧!一路舟车劳顿,辛苦了。你母后想念你的紧,也好与你母后说说话。”

     “是!”

     龙羽太子坐下身来,看着身侧的倾国正调皮的让皇后喂她吃东西。而母后那温柔的笑容称的她更加端庄秀丽,而一旁是他的父皇,一国之君。此刻他放下在前朝上雷厉风行的模样,俨然一副慈眉善目的普通父亲模样。

     他一直觉得,他虽伸出皇室,却比他国的皇室幸运太多,他没有兄弟,只有这么一个嫡亲的妹妹在身畔,后宫虽嫔妃也不少,但却都久居深宫,更是不曾有任何皇嗣。与他而言,便也没有了权位争夺的勾心斗角。

     不靠后宫嫔妃的家中势力,而是以自己的能力治国,虽然国家不如周边各国强盛,但他一直认为他的父皇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父亲。

     转眸看向母后温柔的笑,当然,他也觉得父皇是最好的丈夫。

     “皇上,臣妾那一位知己好友,不知皇上可还记得?”皇后放下手中筷子,水眸看向仕安帝。

     倾国公主一听母后要商议事情,随即爬下皇后的腿,转而走到龙羽太子身旁,伸手要他抱。

     龙羽太子轻笑着将她抱起,放置在自己的腿上,伸手拿过面前银筷喂她吃菜。

     仕安帝温和笑意不减,轻声道:“能被你称作是知己好友的莫过于那一个,我自是记得!”此刻,他在以一个丈夫的口气回答。

     皇后轻笑道:“她前些日子来了书信,说是又怀了龙嗣,心情总是郁郁寡欢,便想要到我这里来走一遭,小住几日。”

     仕安帝笑道:“自她嫁入天逸国为后,你们左左右右也就相见了数次,时至今日又是数年未见。如今她要来,你可是欢喜了?”

     皇后抿唇轻笑,道:“自是欢喜的,转眼间数年未见了,我也着实是想念她的。”

     “她何时抵达,我也好派人去皇城外迎接她。蓝子宇那个护妻成狂的家伙,这次竟然舍得让他的皇后独自出宫?”仕安帝打趣道。

     “蓝大哥他一心爱着水心,自是爱护有加,听之任之。此次来到这里,想必也是一路精兵护送。水心的平安还是无碍的。”皇后似是回忆起了曾经,眼角流露出一丝丝沧桑之感。

     “都多少年了,你怎么还叫他蓝大哥?以后不准再叫。”仕安帝蓦地扳了脸,俨然是吃了醋。

     皇后轻笑出声,看了看一旁的两个孩子,垂首嗔了仕安帝一眼。

     “嘻嘻~,母后说蓝叔叔对水姨爱护有加,听之任之。但儿臣看来,父皇对母后您那可不仅仅是爱护有加,听之任之!若说儿臣与皇兄是母后的心头肉,那母后就是父皇的心脏,那是不可或缺的啊!羞羞羞~”倾国公主在一旁捂着脸,嘻嘻笑道。

     “你这孩子!哪里学来的话,一个姑娘家家的,长大了看谁敢娶你!上次你水姨不是还和你说过,要下次来看看你端庄的模样,你是如何跟她保证的?”皇后点了点倾国公主的额头,嗔怪道。

     倾国公主闻言蹙了蹙眉,疑问道:“儿臣何时和水姨保证过要变得端庄的?”

     皇后闻言怔了怔,却是仿佛想起了什么,看着倾国公主天真的模样,眸中痛惜,几欲掩面而泣。

     仕安帝眸色微沉,轻轻拂了拂皇后的脊背,似是在无声的安慰。

     龙羽太子双眸微垂,随即唇角微抿,抚着龙倾国的软发,轻声道:“母后和你开玩笑的。就你这般跳脱的性子,怎么可能会保证那些做不到的事?”

     龙倾国闻言果然不再纠结于皇后的话,斜睨着龙羽太子哼了哼,道:“皇兄这是在取笑糯儿!别以为糯儿听不出来!”

     “好好好,就你聪明的紧!”龙羽太子看着她傲娇的小模样,散去心中阴霾,轻笑摇头。

     倾国公主这才看向皇后,傲娇道:“母后,儿臣这般貌美如花,哪里有嫁不出去的道理?再说了,儿臣自小便和晟哥哥有婚约在身,晟哥哥对儿臣是极好的,才不会不要儿臣呢!”

     “你这个孩子!”皇后早已掩去眸中痛色,闻言无奈摇头,面对自己宝贝女儿的伶牙俐齿,着实是说不出话来。只是,一想到那一点毛病,她便对这个伶俐的女儿,心存愧疚。

     “皇兄你说是不是?皇兄和晟哥哥可是好朋友,自然晓得晟哥哥的心思。”倾国公主转头看向龙羽太子。

     龙羽太子唇角微扬,眸色微微沉寂,轻声道:“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