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BzciDEjkW0"></track>

<aside id="6937582"></asid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营救(下)
    事情是从那个借火的瞬间开始的,在那个死寂的夜里叶萧失眠了了三次,心墙崩塌的程度越来越大。

     --《无尽分裂》

     摩托车疾驰在漫无边际的公路上,这条公路沿着大澳海一直延伸,谁也不知道它会延伸到那里。

     叶萧殷实健硕的手臂穿过sara的腰肢,在sara的腹部交汇。之前满头大汗的两人此时已被春风吹得嘴唇发干,女孩在面临这种情况的时候,心里无疑想的是要带自己的爱人尽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男人也是。

     不知道车走了多久,也不知道有没有逃出阿坤的魔爪。sara只记得某一个瞬间,自己有点疲惫了,车速减缓...

     “噗通”一声儿,仿佛有什么东西从身后跌落,伴随腰间一路未曾消失的安全感终结,sara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不安。

     转身望去,果然,叶萧从车上掉了下来,重重的摔到了被日光灼烧滚烫的柏油马路上...

     sara急忙停下摩托车,快步跑到叶萧身边,娇小柔弱的手臂费了很大的劲儿才把叶萧的身体抬起。sara侧身坐在地上,尽管地面热的发烫,sara也浑然不知。洁白如玉的小手轻轻拂过叶萧的脸颊,让叶萧的脸正对着自己。此时的叶萧,双眼微睁,两颊浮上红晕,汗水已经浸湿了纤长的睫毛,发梢,正在慢慢侵蚀到sara黑色的裙摆上...

     sara急了,这一刻她感到面前往日如此坚毅的男子是多么的脆弱,又多么的领自己心疼。一边托着叶萧身体的另一只手,被鲜血染的通透。看到血流出来的一瞬间,sara的眼泪再也忍不住了...豆大的泪滴瞬间坠下,有的滴在叶萧的衣襟上,有的滴到了叶萧的脸颊。

     sara无法想象叶萧这一路的感觉,这一路上。叶萧只是在摩托车刚行驶出20米左右的距离的时候,感到背部有些麻胀的感觉并有肉被烧焦的气味,刚开始的时候并没有感到疼痛,几分钟后,火辣的疼痛感从后背袭来,叶萧心里闪过:“不好,中枪了...”。狠毒的太阳今天格外的炙热,并没有因为这对苦命鸳鸯的遭遇而有丝毫的同情。sara乌黑亮丽的头发拂过叶萧的脸颊,发梢上传来的一丝丝凉意仿佛提醒着自己并不能在此时昏睡。叶萧拼了命想要看清眼前的一切,但奈何自己终究是凡人,渐渐的阳光不再刺眼,渐渐的视线开始模糊,渐渐地意识开始淡薄...只感觉视野摇摆,突兀的一瞬间眼前定格的画面向侧面倾倒...

     “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叶萧你不要死!!!”sara此时已经哭成了泪人,妆容已经变得七七八八,她顾不上去管自己此时的形象,只是声嘶力竭的喊出了这几个字...

     抬头望去,sara希望有路过的路人,或者是有神出现帮助自己...然而失望转瞬即至,视线所及之处,没有半个人影,连个鬼影也没有...

     “不行,我得赶快找医院,再这样下去,叶萧要没命的...”sara一边自言自语,一边拼命摇晃自己的脑袋,好让自己镇定下来...心念闪过,sara娇小的手臂尝试着将叶萧的身体抬起。

     “不要去医院...”模糊中叶萧脆弱的声音响起,sara低头看自己怀里的叶萧,嘴唇微微动了几下,发出了最后的声音,便彻底的昏了过去...

     “不能去医院,不能去医院...”sara想方设法让自己记住叶萧说的最后几个字。用尽全身力气,将叶萧背在自己柔弱的身躯上,朝摩托车的方向走去...

     一步,两步,三步...仅仅不到10米的距离sara却是行走的如此艰难,只感觉双臂已经酸痛,手却没有放松丝毫;只感觉头脑开始发涨,意识却没有放弃一秒...

     好不困难,sara终于将叶萧放到了摩托车上面,由于车的体积较小,sara并无法骑行出发,只好撑着自己的信念,撑着自己对叶萧深深的爱,一点一点前行...

     也不知行走了多久,也许几分钟,也许几个小时,sara回忆起这一段记忆的时候一定是灰色和模糊不清的。只记得走了很久,突然看到路边有一幢小屋闪烁着光芒...

     sara此时仿佛被雷电击中般清醒了过来,看到了希望,之前几乎快要绝望的心灵此时被生命的希望点燃。sara拼着最后一点力气,将摩托车和叶萧推到了小屋门前...

     小屋的门并没有紧闭,只是微微掩住...门前是一个不大不小的院子,院子里拴着一条看似凶狠的狼狗。屋内好像有人,sara模糊中听到有人喧闹的声音传来...

     “有没有人啊?有没有人?快来救命啊!”sara扯着嗓子喊了出来...她不敢推门进去叫门,她担心叶萧会在这几秒钟出事,更担心再也见不到叶萧,她不会让自己心爱的人消失在自己身边,哪怕一秒,也不行。狼狗听到有人来了,也狂吠了起来

     场景转到路边小屋内。一家三口刚做好饭,正在准备吃,忽然听到家中的狗叫了起来...

     男主人探身出了小屋,顺手抄起门前放着的棍子,往门口走去。几步来到门前,看到一个美丽的女子满头是汗,身上还有些许血迹,手也已经被血染的通红...身边已经不再着火的摩托车上有一个男子趴着,男子好像失去了意识,后背也被鲜血覆盖...

     “麻烦您,帮帮我...”不等男人先开口,sara焦急的说道。

     sara应该感激老天开眼,自己遇到的只是普通的渔民一家三口,心地善良。

     男人没有犹豫,看到眼前此番情景,心想这二人定是受到了歹徒袭击,不再多问,便开口喝住了吠声不止的狼狗。放下手中的棍子,吩咐自己12岁的孩子出来帮忙。

     sara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感激,只能应声一个劲儿的说道:“谢谢,谢谢,您真是个好人!!”

     三人将叶萧抬进屋内,脸冲床面轻放到了床上。男主人俯身脱下了叶萧的皮衣外套,双手撕开了已经被血侵染的黑色半袖:“怎么受了这么严重的枪伤...”

     sara此时已经无力解释,只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男主人,眼睛不时流出泪水:“求求你,救救他...”

     男主人轻摇头说道:“好在我家有平常用来处理被鱼叉刺伤用的碘酒和纱布...不然他这么重的伤...”

     sara摇着男主人的手臂,感激道:“谢谢您,快救救他吧,没有他我.....”看到男主人愿意救叶萧,sara哭了好久的眼睛终于浮现出一丝喜悦,她感叹这是不幸中的万幸。

     “阿明,去把咱们家用来处理伤口的碘酒和纱布拿来...”男主人吩咐自己的儿子去拿东西。

     孩子的动作很快,不一会儿就拿来了碘酒和纱布。男主人接过物品,开始给叶萧处理伤口。sara心想幸运的是好在这一家人心肠颇热愿意帮助自己,不幸的是叶萧最后说不能去医院,和不知道这男主人能否治好叶萧...但是此时此刻,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男主人用钳子取出了嵌在叶萧背部的子弹,简单处理了一下伤口,用纱布将叶萧的上半身包裹了起来...好在叶萧已经昏迷了过去,不然这等刺痛常人是受不了的...(90年代的香港黑帮有枪的很少,大部分还是用刀,就算用枪的,枪一般都是打仗年代淘汰的旧枪,杀伤力并不是很大...如果是现在的枪械水平,男主可能就挂了...)

     看到叶萧的伤口已经处理完毕,sara一直悬着的心可算是放了下来。小手拍了下胸膛,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突然想到好像什么东西还得处理一下...

     “多谢救命之恩,我出去处理一下摩托车...”sara拱手说完,转身走出小屋。

     sara来到小屋门前,娇小的身躯用尽最后力气将摩托车推到身边的树丛里...

     “轰隆...”摩托车应声倒下,滚到了树丛中,躺在地上一动不动。sara此时心里一直悬着的石头终于放了下来。突然间只觉得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一个较小柔弱的女子经历此番浩劫...坚持到现在才晕倒也实属不易...)

     画面转到小屋内。“哎,也不知会不会惹火烧身”男主人摇头叹息道,身边的妻子上前揽住男主人的手臂,眼神安慰...“阿明,去帮帮姐姐吧...”招手吩咐儿子出去帮忙,男孩三步并作两步出了门...

     想到不能让叶萧一直这样趴着,血液逆流会损伤身子,男主人黝黑的手臂扶着叶萧的身子翻了个身,这一翻身,叶萧胸前的花状纹身展露无遗...

     “这纹身...“男主人不知道感觉不对劲,却又不知道哪里不对劲,也就不再多想...

     另一方面,阿坤受此般屈辱面子大损,腿上还被刺了一刀,受了不轻的伤,定不会善罢甘休。

     “阿坤影楼”这里今天格外森严,气氛阴沉。上方的天空,乌云密布,楼下,人影穿梭...一场不小的斗争即将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