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BzciDEjkW0"></track>

<aside id="6937582"></asid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愤怒(上)
    “我出生过两次,第一次,是在23年前一个破旧的小村庄,是一个没有烟雾和争斗的地方,那一次我是个男婴儿;第二次,是在23年后的今天,是一个承载着过去的记忆和未来的命运的地方,这一次我是叶萧!”

     ----《无尽分裂》叶萧

     下午五点,香港海城区某个小渔屋内,sara的眼睛慢慢的睁开,刚开始的几秒眼前的场景是模糊的。随着意识慢慢回归,神志苏醒。

     她吃力的支起身子,看到身边的桌子上有一个大水杯,被子里的开水还在冒着热腾腾的气...和电影里一样,昏睡醒来的人第一时间感到的便是口渴,二话没说,sara端起杯子便一饮而下...

     “咕嘟,咕嘟”几口过后...

     sara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看了眼身边,并没有发现叶萧的身影。

     这一刻,一种心慌从sara的心底腾空而起,提到喉咙处碰触爆炸...

     她用力站了起来,又慌又急的踉跄着出了门,匆忙放置的水杯里的水撒了一地...

     来到小屋门口的第一间,这是这一家三口的小厨房,灶台,锅具,碗筷,应有尽有。在叶萧和sara到来之前,一切都显得那么的自然与腆静..

     男主人抬头看去,是sara踉跄着步子走了进来。单手扶着门框,站在门前,没来得及用手擦去嘴角的水珠,便要张口说些什么。

     不等sara开口,男主人便猜出了来意,:“你醒来啦...他...在小屋后的海滩边上...”

     “谢谢!!”sara惊魂初定般到了谢,男主人的告知让sara感到久违的心安。

     转过身子,几步来到离小屋最近的那间屋子。sara推开窗户,堆积在小屋上空的红云气势磅礴,形状仿佛一只巨大的墨鱼在持续而缓慢的喷发红色之物。这便是香港海城区的特色,夕阳海滩,景色很美,这是大多数来过海城的人说的。然而很多人都不能久留,这种积压的云朵持续不散,但也不会聚集成雨,所以你抓不到证据。那种类似雾一样的东西在小屋上空飘来荡去,你若认定它是雾,空气中又缺乏应有的湿度。

     放眼望去,夕阳余晖射出残留的光线,有的被云朵遮蔽,有的坚毅的从云朵里刺了出来。沙滩上,有一个男子的身影立在那里,不往海的方向走,也不往小屋的方向来,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

     叶萧穿着男主人给的白色衬衫,上身还裹着一圈薄薄的纱布,中过枪的地方还有些许红色的印记能够看见。叶萧手中刚被点燃的香烟北风吹得火星明目,烟雾从烟头抽出,又很快淡去。清凉的海风从叶萧的身上掠过,拨动着他乌黑却又微长的头发,白色的衬衣没有扣住,也被海风浮起舒适的弧度...

     sara很好奇叶萧为什么这么快苏醒,尤其是在中了枪之后。sara不知道,就连叶萧也不知道,叶萧只是猜测也许是胸前的“妖花”发挥了作用,鬼知道呢...此时的叶萧只是觉得后背有点发热和发痒,身体的其他地方全部传来健康的讯号...

     在叶萧中枪上药处理之后,他只是比sara早苏醒两个小时罢了。但是一个劳累昏过去的人和中枪受伤昏过去的人,苏醒的时间是不能比较的。前一天晚上,叶萧胸前的“花型”纹身慢慢释放着能量,一点一点治愈着叶萧的伤口...

     时间回到sara苏醒之后,推开窗户看到叶萧,sara心底彻底被心安填满,看到叶萧这么快就苏醒过来,还能行走,sara的内心是无比的欣慰和激动地...

     也许是压抑了许多话,也许是压抑了许多情感,这些微妙的东西催动着sara此时要一刻不停地去走到叶萧的身边。她匆忙披了一件蓝色的大衣,便出了门。

     可是来到海滩边上,sara的步子变得又慢又轻...她不想吵到叶萧,只想这么一点一点的接近...

     很快,便来到了叶萧身边,sara伸出纤细的手臂,从叶萧的背后抱住了叶萧。一时间,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话,叶萧任由sara抱着自己的手越来越紧;sara也很用力的抱着叶萧,就好像要抱进自己身体里面一样...

     这种拥抱,无疑让大难过后的两人感受到了久违的平静...

     叶萧抬起手放在sara的手臂上,温暖的体温沿着肌肤传到sara的感觉里。叶萧转过身子,微笑着眼睛冲sara轻轻的说道:“醒了...”

     sara不做应答,点了点头。

     接着又关心追问到:“萧,你受了那么重的伤,现在感觉怎么样?”

     “也许子弹的杀伤力并没有很大,又或许那小子的枪法不准吧。现在我只是有一点行动不便,其他都很好,不打紧”叶萧知道sara关心自己急忙应答道。

     听到叶萧在救了自己受伤之后,不愿让自己担心依然如此安慰自己。尽管sara并不是一个爱哭的女人,此时的小脸上却也生出了梨花带雨:“萧...我再也不要和你分开!!”

     就像大多数男人的软肋,叶萧也一样,最受不了的就是女人哭,尤其是自己心爱的女人。这种受不了并不是厌烦,而是男人在这种时候会真正的从心底里心疼。叶萧用手拭去sara的眼泪,再次紧紧的抱住了sara:

     “除非我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否则我再也不会和你分开的!”

     两人没有亲吻,只是转身牵手往屋子的方向走去...

     夕阳的景色确实是很美的,但是往往最美的也消逝最快,这让好多留恋景色的人都倍感遗憾...

     时间飞快,一转眼便到了下午7点。海滩渔屋内的晚饭已经准备完毕,这顿较平常要丰盛一些的晚餐的准备,自然少不了sara的帮忙和女主人的手艺。这是第一次,sara亲自下厨给叶萧做饭。三个男人端坐在餐桌前等待两位心灵手巧的女士的精心烹饪,男人在等待女人烹饪美食的时候是极其难熬的。

     “你们两个遇到了什么事儿,你怎么会受这么重的伤?”男主人关心的问着叶萧。

     “坏人绑架了她,我把她救了出来,匆忙跑路的时候被歹徒打了一枪...”叶萧也不想过于赘述只是简单说了一下缘由。

     见叶萧不愿多说,男主人也就没再多问,只是说道:“经历生死的爱情更是难能可贵,你们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啊!”

     听到男主人夸赞,叶萧的心头既是高兴又是焦虑。高兴是常情,焦虑的是奈何自己现在已经爱上了sara,不久的几天之后叶萧又要离开...一想到这里叶萧脸上的微笑便再次被愁云代替...

     饭菜很快便上了桌,三个男人已经饥肠辘辘,无可避免的这又是一顿风卷残云...

     饭后的两个小时,五个人相处的极其融洽...在给叶萧和sara安排一间房间和简单归置之后5个人便开始了初夏的睡眠。

     场景来到,小屋门外不远处,有大约六,七个人的身影在黑色的夜幕中渐渐接近。不错,这一帮人马便是阿坤为了以绝后患派出的帮众。

     毫无征兆地,这些不善的来者还是找到了这间藏匿在海滩边上的小屋。来到屋前一行人中的眼尖的一人人发现了摩托车瘫倒在草丛里,又发现地上有些许血迹。无疑这摩托车和血迹符合叶萧和sara的行迹。于是决定进屋一探究竟...

     屋内,大家睡得都很沉,男主人的鼾声深夜中有规律的此起彼伏...

     看着身边的自己心爱的女人沉沉的睡去,叶萧也安心的闭上了眼睛。但是,在经历生死之后,叶萧依然是十分警觉地,就算是闭着眼躺在床上,叶萧也不曾放松警惕...

     忽然,叶萧感觉到门外有声音响动...他慢慢的直起身子,弯着腰来到窗边,透过有限的视野向外探去,叶萧发现几个不速之客的身影,手里还都拿着刀。几秒之后,叶萧明白这些人极有可能是来追杀自己的,便轻轻叫醒sara,冲sara做了个不要出声的手势,两人便慢慢往一家三口的房间走去...

     可是正在两人腿刚迈出房间门的时候...一道银色的亮光劈面而来...

     叶萧连忙侧身躲闪而过,顺手抽出腰间的软刀一甩“呲啦”一声,软刀成形,刀光闪过,来人应声而倒...

     可是情况危急远不止如此,刚干掉一个人,便又有两个人持刀冲了上来...

     叶萧身手矫健,手中刀光闪烁,三下五除二干掉了第二波前来的袭击者...

     两人快步跑到一家三口的房间门口,可是眼前的场景却让叶萧和sara感到崩溃...

     女主人倒在血泊之中,腹部不时有鲜血流出,12岁的阿明趴在女主人的身上,一边摇动着女主人的身子一边痛哭喊着:“妈妈,妈妈,你怎么了,你怎么了?”

     另一边,男主人拿着鱼叉和剩下的四人还在苦苦争斗...叶萧看到此番场景一股怒火从胸腔燃起,握紧手中的刀刃便一个箭步冲了上去...

     本就受了枪伤,此时的叶萧并无法一人应付四人,只能纠缠住去其中两人...再看男主人,身上已经有了几道砍刀看过的血沟,鲜红的血液从伤口涌了出来,失去妻子的痛苦让男主人大脑一片空白,只能撑着意识与眼前的两个禽兽僵持...

     叶萧意识到这样下去男主人也不能幸免于难...忽然加速地挥动手中银色的刀刃,刀刃划过空气发出了一阵低鸣,他近乎冰冷地看着眼前地这两个杀手。他手中刀刃快速摆动,拉动了空气,刺破了一人的咽喉,转身探去,刀子插进了另一个人的身体,血光四射...

     可是奈何男主人只是一介凡人,从未遇到过如此阵仗。最终还是被两个歹人残忍杀害,砍刀掠过身体,男主人也倒在血泊之中...

     见到此番情景,救命恩人被人残忍杀害,此时的叶萧真正的愤怒了。胸前“花型”纹身突然发出炙热的温度,一股能量从叶萧关节处传来,此时的叶萧眸子里冲满了杀意,低吼一声冲向二人...

     砍刀冲叶萧的脸部袭来,叶萧抹过身子,右手弯曲成一个弧度,力量从关节爆发,刀刃穿过一人身体,来不及发出吼叫,此人便应声倒下。叶萧顺势,左手接过右手甩起来的刀子,冲上挑起,瞄准对方的喉咙刺了过去..

     “噗嗤,血光冲天”前来赶尽杀绝的几人全部被叶萧所杀。可是,热心肠的一家人全被奸人所害,只剩十二岁的阿明一人幸存...

     sara抱着一直哭嚎阿明,不停地安慰着。叶萧大战之后瘫坐在地上...手中的刀子早已被鲜血染红,血液在地上...“嗒嗒,嗒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