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BzciDEjkW0"></track>

<aside id="6937582"></asid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复仇游戏(下)
    “每个人心里都住着一个专职政府,那就是——'自我'”。

     ——北村

     谁也不愿意用武力或者是刀刃对人,有些人是出于正义的信仰,有些人却是因为邪恶的欲望。但无论出发点何种,都要有生命离去。

     眼下叶萧的处境便是如此,倪姬的任务如果无法完成,他的结局——死;至于死是以何种方式,是5天时间过后,直接被抹杀人间蒸发。还是在5天里,遭遇不测,被阿坤杀死,这两种方式对叶萧来说“没差”。

     随着时间的推进,叶萧的时间还有剩下的4天半。叶萧要开始布置如何解决掉阿坤了,因为如果不解决阿坤,那么消失的便是自己。生命,对于死过一次的叶萧弥足珍贵!况且阿坤作恶多端,为非作歹,除掉他,倒是可以为这个世界做点贡献。这么想着叶萧的恻隐之心便隐藏了起来。

     尖沙咀,大佬B手下统治了有些年头的塘口,这里俊男靓女遍街都是,灯红酒绿是这条街的主旋律。马路两端的人流穿梭,一辆普通的出租车停在了一家酒吧门口。叶萧迈步从车子上下来,匆匆便进了酒吧。

     一进酒吧,沈强便上前迎叶萧:“萧哥,你来了,走,咱们进去找个安静的地方说!”叶萧也不作回答,只是点了点头,由于二人在酒吧是常客又是后台,和服务生打了个招呼,便找到了一个安静的角落坐了下来。

     服务员给两人上了一瓶洋酒,沈强吩咐接下来自己操作之后,服务员便退出身去,两人开始了交谈。

     “萧哥,别说,阿坤这孙子还真是个怪胎!”沈强一边手执酒瓶往叶萧的杯中倒酒,一边说道。

     “哦,此话怎讲?”叶萧接过沈强盛好酒的杯子,慢慢的往喉咙中吞咽,慢慢的听沈强道来。

     “我找人打听了好多路子,都没打听到什么有用的消息。第一,阿坤这个人并不是很好色。第二,阿坤这个人也不是很爱钱。第三呢,这个家伙性格怪癖,对权利也不是有很强的欲望!萧哥你说,他是不是个怪胎?”沈强摊了摊手略表无奈的说道。

     叶萧的眉毛有点打结,见一丝愁云在叶萧脸上浮现,沈强也就不再卖关子继而说道:“不过...”。

     一听沈强话风突转说道不过,叶萧的兴趣提了上来。“不过,还是被我打听到,阿坤这人有个极大的特点,因为从小没有爹,他只有一个妈,所以特别孝顺,对她妈几乎是言听计从,百般尊顺!而且,她妈却有个嗜好——好赌!”

     听到这里,叶萧脸上的愁云散去,转而代之的又是深邃的微笑:“好赌...好,好赌咱们就陪她好好赌一赌!来,干杯!”

     “嗙!”杯子的声音在这个安静角落的包厢显得格外清脆,叶萧和沈强手中的算盘也算是开始打了....

     时间飞快,来到夜晚10点,海港城金豪赌场内...乌烟瘴气,人声鼎沸的场景特别的吵闹。不过和菜市场的吵闹区别的地方便是,这里的人们不是为了菜价而争执,而是为了“金钱”。赌博的人,赌赢的还想赢,赌输的就想法儿借钱继续赌,以求翻身!可是不到最后,不输个倾家荡产谁都别想收手!这是极大一部分赌徒的心理,总是想着以赌发家。可是为什么说极大一部分赌徒的心理是如此呢,话说到这里就要说说赌博圈里的一股清流了——中年老太太,他们赌瘾不大,却是很享受赌博的过程,一来可以打发无聊的时间,二来可以唠唠家常。

     麻将区的某一个桌子上,围坐着几个看起来50多岁的中年妇女打着麻将,言语交错,好不热闹。

     一个服务生端着盘子路过此桌,一个不小心盘子上的杯子被打翻了,杯中炙热的茶水“噗~”的一声便溅到了身边的人身上。再看身边这位...

     墙上芦苇,头重脚轻根底浅,山间竹笋,嘴尖皮厚腹中空。头尖身细白如银,论秤没有半毫分。眼睛长在屁股上,只认衣衫不认人。

     全然一副暴发户的打扮,这被人泼了炙热的开水,也不管来人是谁便一把推开眼前的麻将破口大骂:“你娘勒,哪个不长眼睛的!”。边骂边转头看去,还甩着被溅了一点开水的胳膊。一看是服务员,这还了得。一把拎起身边的不大不小的名牌手包便朝服务员的脑袋上招呼过去,一边使出全身的劲儿打着服务员的脑袋,一边嘴里还骂骂咧咧:“他妈的,叫你不长眼睛,叫你不长眼睛。”

     显然服务员是知道打自己的这位惹不得,只能一边挨打一边陪着不是。身旁不远处的着一身黑色制式西服的经理看到此番情景自然是要上来阻拦的,一个手扶着中年妇女,一个手还得挡着中年妇女的攻击:“May姐,May姐,您消消气,您消消气,他只是个新来的...”。(这叫May姐的中年妇女便是阿坤的母亲,为人也是嚣张跋扈,仗着自己的儿子在海港城只手遮天,平时也是牌风极差脾气暴躁...至于一把岁数还让别人叫她May姐自然也是出自内心那扭曲的“傲娇”!)

     中年女人看到经理上前一同赔不是,得逞于自己的地位被完美凸显,手中的攻击便停了下来,可是嘴上却没有停着:“他妈的,让他赶紧滚蛋,不然叫我儿子过来砍他全家...我草你妈的...”手中指指点点地说道。

     经理怎敢怠慢,让服务员火速退场之后,赔了两句不是,和一壶极品铁观音便也匆匆退下...

     刚才被泼茶水的风波转而烟消云散,一起打麻将的其他几个女人说道:“喂,你还玩不玩了...这牌都被你打乱了...”

     名叫May姐的女人听到几人抱怨更是放肆,一把彻底推乱牌堆,嘴上嚣张的表情上扬:“我曹,老娘想不玩就不玩了,你们有意见?”几个一起打牌的女人对May姐的底细也是知根知底,自然也不敢多说什么。其中一人小声嘀咕:“可惜我的自摸一条龙...”

     May姐手中名包一甩:“他妈的,今天真晦气,草,不玩了,回家!”口气不好的说道。也不管他人作何感想,转身便要离开了赌场...

     中年女人来到赌场门口,从自己的包包里摸索了半天,找出一盒女士香烟,点燃了之后。冲自己的四周环顾,仿佛在寻找着什么?好像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便掏出手机,开始打电话:“阿狼,今天怎么还不过来...往常不是很早就过来了吗?”

     电话那头传来男人的声音:“May姐,今天怎么这么早就不打了?”

     中年女人心头想到,是自己提前不打了,抱怨的话有点理亏,但是碍于身份还是不耐烦的说道:“别废话了,快点来接我!!”匆匆说道之后便挂了电话,一边抽烟一边四处张望着...

     迎面走来两个英俊的男子,由于距离比较近中年女人自然也就能听到两人的交谈:“萧,听说前边新开的一家赌场,出了个项目,那家赌场老板自己坐庄赌钱,所有去的人都可以下注,可是那老板手气很背,输给来的人很多钱,昨天我一兄弟去玩了半小时就捞了好几万呢...”

     一听“赌钱”,“新开赌场”,“好几万”,这几个字眼,中年妇女便把刚才交代别人来接自己的事情全都抛到脑后...冲两个男子说道:“嘿,靓仔,你们说的哪个赌场在哪里啊?”脸上的褶子泛着粉白和无法控制的笑容。

     “大姐,你也想去啊?那里下注很凶的...”叶萧含着口中的棒棒糖带着点玩世不恭的说道。

     “哎,你放心,我有的是钱,我儿子在这边很厉害的...”女人遭到陌生人的质疑,来不及过肺刚刚吸进去的尼古丁便急忙回应道。

     “哦?这样啊。行那你跟着我们走吧。”叶萧二人也不多废话,脸上毫不关心的说道,便转身朝所谓的赌场走去。

     中年女人眼见此状,腿就向灌了吸铁石一般被赌场的香味吸引,紧紧的迈着步子跟了上去...其实叶萧两人也没想到,阿坤的老妈赌瘾这么大...互相挤了下眼睛示意,还稍作留步等了下身后的中年妇女,待身后的中年妇女跟上之后,三人迈着不紧不慢的步子一点点消失人群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