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BzciDEjkW0"></track>

<aside id="6937582"></asid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死,既是生的开始(上)
    春夜凌晨1点半,帝都的某屯,号称全帝国10点以后最繁华的街区,光芒闪烁,电音四起。

     夜猫子们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灯红酒绿,身姿曼妙的女郎,亮油背头的帅哥,在这片喧闹的街区上,这两种人是最不缺的。在喧嚷的人群中,叶萧穿着自己已经开始泛白的黑色卫衣,戴着那顶旧的不能再旧的棒球帽缓步行走着。一想到被女友戴绿帽子甩掉的痛苦,叶萧就不禁用力捏扁了手中绿色的雪花听装啤酒瓶,此时的他,对这个世界痛恨的要死。

     23岁,他没有过过一天安稳日子,从小因为家里穷不能上学,除了耕地种田,搬砖砌墙,他的生活单调无比。8年前,他拿着自己攒了好几年的积蓄意气风发的来到帝都,他希望自己能闯出一片天地,过自己想要的简单的生活。然而现实就像满身肥油的工头今天下午给他的那几个巴掌似的,一下一下,扇得他脸火辣辣的生疼。他慢慢的感觉到,出身的贫穷,没上过学的欠缺,让自己在这座欲望的“魅力之都”里寸步难行,除了工地搬砖,他别无选择。若不是两个月前好不容易找了一个来自老家同乡的女友小雪,他甚至觉得自己从未真正的活着。交往的两个月,开始的时候叶萧以为自己的生活出现了转机,有了女朋友是个好的兆头。因为从未交往过女孩,没有经验的他对小雪的要求只能百般顺从,每个月搬砖挣来的那点可怜的工资根本无法满足自己略有姿色的女朋友,一个漂亮的女孩从小受苦到现在,好不容易来到大城市,看到眼前的种种利益,金钱,根本毫无抵抗力。

     故事的情节一如狗血般发生了...

     好不容易搬了一个月的砖,终于等到了发工资的今天,叶萧拖着疲惫的身体,找到工头,在经过工头削骨一般的一次次苛扣之下,自己才领到了微薄的三千多元,想来还要过一个月的日子,真的是看不到希望。可是今天是自己和小雪交往两个月的好日子,必须要给小雪一个惊喜。

     满怀激动和自我安慰,叶萧拿起了自己的诺鸡亚手机拨通了在KTV上班的小雪的电话“喂,雪儿啊,我是叶萧,今儿我发了工资,又是咱们交往整两个月的日子,一会儿我去你单位门口接你,咱们去吃顿好的!!”。叶萧的脑海中此时都是女友微笑幸福的画面,不料电话那头却冰冷的传来简单的几个字“我今天不舒服,你自己去吃吧...”电话便挂了...

     叶萧心想,自己身为小雪的男友,在女友不舒服的时候一定要及时的出现,照顾她。心中想着给小雪一个惊喜,走在前往KTV的路上,步子又加紧了些。来到KTV门前,叶萧殷切的等待着女友的身影出现,看看了表,“已经到了下班的时间了啊,怎么还不出来啊?“。此时的他已经有点焦头烂额,正在他准备冲进去的时候,身边不知何时突兀的出现了一个小女孩,这一幕极其诡异...

     “哥哥,你需要鲜花吗?我的鲜花都是今天刚在老家采的,很新鲜,送给女友再合适不过了!”。眼前正在眨着水汪汪大眼睛看着自己的小姑娘一脸的天真无邪,梳着高中清纯女生标准的马尾辫,长长的睫毛,就连身材也不像这个年纪该有的凹凸有致。“这小女孩这么小的年纪,却有妖孽般逆天的容颜,长大了可不得了”叶萧一边诧异一边摸着自己兜里可怜的工资道“这花怎么卖啊?小妹妹”

     “3000块一朵。”小女孩眨巴眼睛看着叶萧说。

     “什么?3000块一朵!小妹妹,哥哥一个月的工资也就才3000块,你这一朵花要我一个月的工资啊?”叶萧厉声道。

     “大哥哥,其实我也不想,但是我的唯一的亲人奶奶,今天出了车祸,现在在医院里,挂号就要这么多钱,原本想着和奶奶辛苦在山上采了好久的花能来城里买个好价钱,回去补贴家用,谁知....”说着说着小女孩便哭了起来,洁白的小脸上刹那间缀满了泪珠...

     叶萧用手托着下巴,心想:“一定又是人贩子惯用的伎俩,我才不会上当呢!“冲小女孩说道:“小妹妹,大哥哥可不是那么好骗的,再说了就算是真的,大哥哥也没那么多钱帮你,实在不好意思啊!”。

     正在得逞于自己委婉的推脱之后,叶萧转身就准备走进KTV,全不理会身后的小妹妹。谁知刚迈开步子,便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纤细的腰肢,胳膊挽着一个身材臃肿的中年男子,满身酒气的两个人从KTV走了出来。“刘总啊,我今天的表现很给力吧,帮您把您那几个客户陪的好好的,上次您答应人家给人家买的普拉达的包包什么时候能给人家啊?”

     肥胖男人用自己骚猪一般的手掌,在女人的臀部打转,说道“小雪啊,你看,你今天这么给力,表现的这么好,我怎么好意思不犒劳犒劳你呢,走,到我订好的酒店里,云雨一番,好处自然少不了你的。”

     “好说好说,我这就跟您走,您可是我心目中的男神呢!!”叶萧定睛一看:“这不是小雪吗?她不是不舒服么?还让我自己一个人去吃好的?‘’想起两个月两人相处的种种,恋爱的最甜蜜的阶段,那些对未来的憧憬期盼,叶萧握紧了血管暴起的拳头,一个箭步便冲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