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BzciDEjkW0"></track>

<aside id="6937582"></asid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死,既是生的开始(中)
    “雪?你不是难受不舒服么?怎么...?”叶萧一脸疑惑的看着眼前的二人,冲女子说道。

     “你是谁啊?我不认识你,快滚开不要挡道”。身边的男子心想这他妈是哪个不要命的小子,连自己的姘头都敢招惹“小子,我说你不要自找不自在啊,快滚,不然我叫保镖过来可有你好果子吃!!”肥胖嘴脸的男人用手中钳着的雪茄指着面前的年轻人说道。

     “雪?你说句话啊?我一心想着你难受了需要照顾,特意来等你照顾你的”叶萧颤抖着喉咙,几乎要喊了出来。

     女子红着脸喊道:“我都说了不认识你,你这个人是不是脑残啊?快点滚开,不然我让我老公收拾你了啊?”。出于男性特有的特征喜欢在女生面前出风头的心理,肥胖男人似乎用了很大的劲儿抬起右腿冲面前的年轻人踢了过去...

     可是,叶萧是谁?虽说不是什么自幼习武,但那也是搬了十几年砖头,种了十几年庄稼,茅房拉屎脸朝外的汉子!加上此时怒火攻心,恨不得手刃眼前这个满身肥膘丑恶嘴脸的胖子。下意识的反应让叶萧往后一撤身子,顺势向右上方一脚抽射...

     “哎呦喂,我曹你丫的,疼死老子啦”这一脚,不偏不歪的直接命中死胖子的命根子,胖子用两只肥手握着裆部,发出了杀猪般的吼叫声。身旁纤细身姿的女人皱着眉头,张大了嘴巴,转身冲KTV门内喊去:“来人啊!不好啦,有流氓袭击刘总啦!”

     也不知是面前的肥猪真有背景还是会所的保安系统健全至极,一瞬间,冲出10多个身着保安制服,还穿着防弹背心的彪形大汉,就在几秒钟的时间内将叶萧围成了一个圈,保安身上的安保两个字格外刺眼...

     “我勒个去,这么多人,看来这胖子是个硬茬,但是老子也不是吃素的,被戴绿帽子正愁没地方撒火呢,再说老子早也活腻了...”叶萧壮了壮胆子,正准备大喊一声叫阵“我曹尼玛,以多欺少是不?”可惜刚说到cao这个音的时候,就被身后的大汉一脚踹翻在地,随后而来的就是一顿拳打脚踢,看着眼前与自己相处两个月的男人被10多个大汉按在地上暴打,又瞥了一眼身旁光头金项链的男人,小雪这一刻彻底变了,彻底的觉得物质才是王道,实力才是王道,这一刻,她选择了视而不见...

     胖子一看得了势,眼前踹自己命根的小子被如此叮咣一顿揍,心里痛快了许多,嘴上和着:“给我照死了打,打个半死别出人命,我奖励每人1万元”。要说这一万元对叶萧来说,也算是个大数字了,此时的自己被人打得天旋地转,心里还想着“哎,这一人一万加起来十几万,我叶萧的价儿也算是够了...”

     在经历了近10分钟的殴打之后,叶萧脑袋已经短路,失去了意识,被几个大汉扔到了路边的垃圾桶不了了之...

     深夜11点,路边的野猫在垃圾桶寻觅着夜宵,而叶萧也如猫咪的夜宵一般,一动不动的躺在散发着隔夜饭,臭水沟臭味混杂的垃圾桶边...突然,叶萧感觉自己仿佛在噩梦中惊醒,手指传来一阵凉意,此时的自己就连睁开眼睛也要用很大的力气。好不容易睁开了眼睛,看着四周除了头顶一个宛如太阳般的路灯,其他的地方皆是黑漆漆的一片,看清了手指边,原来是一只小猫在舔自己的手指...

     叶萧心想:“若不是老子干了十几年的体力活练就的身体,今天说不定就折这儿了...“身上的黑色卫衣也被自己不知道哪里出的血染的血迹斑斑,耳朵也不时发出耳鸣声儿,就连站起来也几乎用掉了全身的力气,叶萧感觉自己此时站在死亡边缘...

     “得赶快找个地方就医,不然这幅身体,拖不过今晚就得暴尸街头,老子这么年轻还不想死呢...”心中如此想到,叶萧摸了下自己放着钱的口袋...左摸摸右摸摸,三千块钱的现金也有一小沓,但是久久手指没有感受到软妹币带来的质感,口袋中只有两个已经不成形的口香糖,和一串钥匙...“我曹,这是哪个缺德的干的,这可是我最后救命的钱啊...”

     就在叶萧万般焦急摸不到头脑的时候,之前看不清远方模糊的视线清晰了起来,路对面的桥底下有一个闪烁的身影。“这不是之前那个向我卖花的小姑娘么?咦,她的手里...该死,那不是我的三千元钱么”此时,路对面的小女孩仿佛也注意到了叶萧看到了自己,手里拿着叶萧的三千块软妹币,冲叶萧摇晃着手臂,眨了下眼睛大声喊道“大哥哥,谢谢你给奶奶的救命钱,来日方长,感激不尽...”便掉头撒腿就跑,一晃神的工夫已经跑出了5、6米的距离...

     “喂,现在那钱也是我的救命钱啊,来日方长不了了,你站住”可惜,神奇的是,一个目测15岁不到的小女孩,怎么会有比博尔特还快的速度,前后不到1分钟的时间就消失在了视野之中...奈何自己怎么找也找不到半点痕迹,就连空气中也没留下一点温度...

     “噗....”叶萧吐出了一口血,感觉此时胸口传来阵阵剧痛,就连站都站不住了。“不行这样下去,我迟早要死的,肝脏肯定被打得严重受损,得赶快找个地方治疗一下啊”这样想着便用力抬起步子向前走去...

     不知走了多久,也许走了几分钟,又也许走了几个钟头,但这种前行对于此时的叶萧是无比痛苦和漫长的。渐渐的他的意识开始模糊了,手里拿着从垃圾桶捡来的过期雪花听装啤酒,抬起头饮下刺喉的酒,刺痛让叶萧的意志仿佛坚定了一些,但终究人类身体的机能是有限制的,他感觉自己马上命不久矣。硬撑着神志看了看四周,穿流的车灯被拉成了一道道黄色的线条,身边的人群喧闹,现在的他几乎看不清周围人们的表情。正因为这样,他也不曾发现此时的人们是以一种什么样的表情看着他,疑惑?嫌弃?鄙视?

     但是无论是何表情,对于此时的叶萧来说都是无所谓的。对于一个即将一命呜呼的人来说,身边人如何看待自己,又有什么意义呢?这样想着,叶萧加快了脚步,走到了一座废弃的工厂楼里,他想着,自己已经失去了所有的希望,生活对于他来说,一直是灰色的。现在死了,和一直死在现实中的自己也没什么分别。用尽最后的力气,叶萧来到了工厂楼的顶楼,看着灰色的水泥墙壁上写着大大的“废”字,似乎连这个字都在暗示自己是个废物。“呵呵”叶萧无奈的挤出了最后一丝笑容,半个身子露出楼外,坐在楼顶看着楼下蚂蚁般的人群,星星点点的点缀着街灯。寒冷的风掠过他的身体,此时的他已经感觉不到一丝冷意,可能是大限将至,也可能是因为早已对这个世界心灰意冷。“是啊,这个世界,我已没有任何留恋啊...”

     他摸了摸胸口,发现不知何时胸口多了一束花,“哎,那个小女孩,算了,我的这一条贱命不值钱,在我临死前救了他的奶奶,也算是功德无量了,想来死了也会上天堂吧”

     这样想着,叶萧慢慢的闭上了眼睛,身体向前方倾了过去,以沉默的方式与这个世界告别....